发热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发热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乌克兰国油新掌门面临内忧外患0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3:24:51 阅读: 来源:发热管厂家

乌克兰国油新掌门面临“内忧外患”

眼下,全球能源企业高管中最举步维艰的,不是甩不掉漏油阴影的BP掌门人罗伯特·杜德利,也不是“收紧裤带”维持产量的埃克森美孚负责人雷克斯·蒂勒森,而是最近刚刚上台的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(Naftogaz,简称“乌国油”)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安德烈·科博列夫(Andriy Kobolev)。

俄乌这场乱局给乌国油带来了一堆“烂摊子”,科博列夫的临危受命被寄予了很大希望,如何将乌国油拽出贪污腐败的舆论漩涡,并重建与俄气(Gazprom)的友好关系,科博列夫身上的担子并不轻。

挑战一:加大透明度

对于这一突如其来的任命,科博列夫称“思绪有点乱”,这位年仅35岁的青年才俊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:“这绝对是颇具挑战且十分困难的工作。”科博列夫是乌国油的老员工,进入该公司之前,曾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和乌克兰小型投资服务公司AYA证券任职。

所谓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,科博列夫已经为自己列出了几大挑战。其一,加大能源产业的反贪污腐化力度,扩大乌国油的透明度;其二,确保俄罗斯对乌的天然气供应;其三,改善乌国油亏损现状及改革国内能源补贴模式,为负债累累的乌克兰“减压”。

科博列夫将反腐倡廉定为引领乌国油成长的首要任务,“我的位置不是指责别人,而是确保未来这一情况不会重演。”他信誓旦旦地称。

3月28日当周,乌克兰法院以涉嫌贪腐罪名逮捕了乌国油前任首席执行官叶甫盖尼·巴库林(Yevhen Bakulin),称这是“打击能源产业腐败”的一部分。巴库林于2010年被任命为乌国油的负责人。

乌克兰临时内政部长阿尔森·艾瓦柯夫表示,正在展开3个独立的天然气行业反贪污的调查,巴库林是其中一名涉案人员。早前,乌克兰警方在乌前能源部长爱德华·斯塔维茨基家中发现了42公斤黄金和480万美元现金,随后扩大了反腐调查范围。斯塔维茨基是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盟友。

前任CEO涉嫌贪污给乌国油带来了严重打击,指责该公司管理体制和产业结构的声音源源不绝。作为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和分销商,乌国油的成长和国家经济发展息息相关。

一直以来,乌国油都以折扣价格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,然后再以价格的几分之一卖给客户。为了惠及国民,乌克兰家用天然气价格十分低廉,但这却成为滋生腐败的土壤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指出,一些交易商将家用廉价天然气以市场价格卖给工业用户,从而赚取“差价”。

前脚接手乌国油,科博列夫后脚就和IMF达成协议,同意接受后者的“密切关注”,以换取最高180亿美元的资助金,帮助乌国油“大改造”,包括提高公司账目透明度、重组公司结构以降低成本并提高效率等。

挑战二:重整与俄气关系

目前当务之急是要重整和“衣食父母”俄气的关系。眼下,俄罗斯对于乌克兰“倾欧”新政府越发不满,围绕天然气供应的忧虑也在不断加深,而俄气日前的提价决定更是将乌国油逼入了绝境。

从4月1日开始,俄气对乌克兰出口的天然气价格从原来的每千立方米268.5美元上调至385.5美元,去年12月的优惠价格不再采用。

路透社援引俄气总裁米勒的话称,从第二季度起,经乌克兰境内的俄天然气过境费率也将同时增长,“增幅约10%,这和早前达成的协议一致”。

显然,乌克兰享受折扣价的日子或将一去不复返。分析师指出,虽然俄乌隔三差五就要“干场架”,但此次俄气将对乌出口价上调超过40%,比欧盟购买俄天然气的平均价格还要高,这是对乌克兰施加的最大经济压力。

米勒指出,乌国油未履行偿还2013年天然气债务的义务,且现在供气的全部款项也未付,债务规模已经达到17.11亿美元,提高定价合情合理。

另外,俄气日前调整了2014年战略规划,将克里米亚纳入其中,希望接管包括克里米亚地方能源公司(Chernomorneftegaz)在内的当地石油和天然气企业,计划将克里米亚的天然气产量在未来一年内翻番。

面对这些重大变化,科博列夫比较淡定,称目前没有访问俄气的计划,但会加快与俄气沟通洽谈,势必在两公司间找到一个平衡点。

不过,业内普遍质疑科博列夫的能力,称他“年纪尚清、经验不足”,在打击贪污腐败方面欠缺威慑力,面对强势的俄气,更是得底气不足。

曾在乌国油工作过的能源业分析师德米特罗·马鲁切认为:“与俄气这样的能源巨头谈判,不仅需要强大的政治背景,还需要更多的能源领域的工作经验。”

乌国油董事会前成员铁穆尔·巴基洛夫也指出,科博列夫担任首席执行官“绝对称职,有望将公司引领至新层次”,但在处理与俄气的关系方面则是“菜鸟”一个。

挑战三:改善亏损状况

科博列夫还强调,未来将专注于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。他计划将乌国油部分私有化,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的方式筹资,间接提高公司的知名度,进而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作伙伴。“不算俄罗斯的同业公司,在欧洲范围内,我们算是大型垄断企业,这绝对是有利可图的。”他说。

为了扭转持续亏损的状况,乌克兰临时政府决定,从5月1日起的未来5年内,将国内天然气售价上调50%以上,2018年后或将进一步涨价。这意味着,乌克兰现今的能源补贴机制即将终结。

消息称,临时政府早有提价打算,任命科博列夫也是希望他能将“补贴改革”一事贯彻到底。乌国油一位高管透露,除了天然气价,水电价格从7月1日起也将上涨40%,能源补贴改革已是如箭在弦。

不过,即便是做最好的打算,乌国油今年的前景仍然相当严峻。有分析师假设,即便乌国油今年100%还清债务,并恢复了和俄气的“友好”关系,且提高国内天然气售价,该公司的赤字仍然高达800亿格里夫纳(约合72亿美元)。

此外,乌克兰货币的不稳定性也将进一步扩大公司损失。2月底,乌克兰格里夫纳跌至创纪录的1美元兑11格里夫纳的低位,今年以来已下跌了27.58%。远期市场走势预计,6个月后格里夫纳兑美元可能会达到11.65,较当前水准贬值近9%。

三亚定制西服

双鸭山职业装订制

河北西服定做

北京定做西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