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热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发热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值得守望的村庄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7:42:44 阅读: 来源:发热管厂家

值得守望的村庄 2014年9月5日 前言:我的村庄是一位老乡张罗,几百位老乡安居的网页,叫大河村,在这里守望十几年了,感情深厚,叙而慨之。如果你有兴趣,请百度大河村,请村头喝茶,观光浏览。 我的村庄在豫南接近湖北的地方,围绕村子的是抗日时期砌起的寨墙,寨墙像低矮的绵绵山峦,墙外是掘土修墙留下的寨河,寨河碧水汪汪,河畔山坡绿树成荫,山环水绕的村庄民风淳朴、民意善良,炊烟悠然袅袅,鸡犬人声相和。童年的物质生活极为贫乏,但这朴实的自然和人文却给予了我丰富的滋养。 走出村庄,村庄在我身后越来越远,迫切思念回去寻找的时候,村庄已经是仅存记忆的画面,寨墙没有了、河水干枯了,绿树稀疏了,连浓厚的人文气息也随着打工者的外流而淡薄,精神家园恍恍惚惚,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寄放我记忆中的宝贵情愫。 一个偶然的机会,来到了《大河村》,首页上那一片碧绿,那一湾秀水,一下子给我了某种久别重逢的暗合,像是我思念村庄的相片,那招手眺望的女孩该不是我儿时的伙伴吧? 从第一次走进村庄,到现在都十几年了,熟悉了村里的左邻右舍----梦回竹林、故土难忘老大姐,风情云淡、外乡人、乡下人、异乡人等小妹妹,还有阿祥叔、村长兄、嫂(村长,官大也不中,俺先女后男、先大后小介绍啊)、英超兄、九妮兄(陌生人看到这称谓会迷瞪的)、达君兄、耕农兄、静坐青苔兄,还有饿马、忙里偷闲、等一杆兄弟,写到这的时候,打开网页一看,村里居民统计已经662人了,大户人家啊。 村里有一个版块叫村头饭场,其实整个村子就是个大饭场,饭场此起彼伏有各种声音:九妮好久没见了,村长会啸伙一声:九妮去哪儿了?偷闲老师有一阵子可能是忙于教书育人,没回村子了,青苔兄就会问一句:忙里偷闲云游何方了?看来,喊老师回来吃饭也得儒雅斯文啊。阿祥叔去饿马家吃了一顿芝麻叶面条,潘大姐老家的桃子丰收了,俺舅舅去世了也在饭场说说。当然,村里也有高质量、大部头的长篇宏论。饭场是村里的信息中心,信息量太大了,有妇女们诉说针头线脑、鸡毛蒜皮的小事,更有男人们谈论的国家、政治、国计民生。耕农是管饭场的场长,不太管,听见高兴的了咯咯笑几声,不高兴的咳几声是常有的事情,偶尔会把龙飞凤舞的大字,拿出来让大家饱饱眼福,然后拿集上卖钱。 早就想敲些文字,记录十几年来在村庄的生活状况,恰逢这一段村长建立了微信群,戏言把村庄城镇化了,手指头一卜捻就可以再买上拍话,村头饭场又活跃起来,越发想把自己对村庄这份感情用文字表达出来,化了一下午又一晚上,重新回到村里,走遍版块街巷。 自己在村里留下的第一个脚印是《深深的爱》,那是一个深夜,泪水涟涟的写下了回乡看望奶奶,奶奶老年痴呆给自己感情带来的难以承受的重创。陆陆续续,《一片冰心在玉壶》,基本上是我们大家庭立体感极强的图谱;《三十年的友谊》,是我和好朋友从初中到现在机缘巧合、融入生命的友谊;《湖北大伯》是父亲和救命恩人以及这两个淳厚农家汉子的质朴友情的互动;《恩师如母》,是我饱蘸浓浓感恩和热爱,写了我的恩师,在没有任何功利的情况下,带给我这个农村丫头的命运转折和对我人生的托举。我把我生命中浓情的部分都寄放在村庄了。还有生活中的细小浪花,喜怒哀乐,形成文字,也许像一支雏菊,也许像一丛狗尾草,找一个角落,安插在村里的河畔塘边。 从新翻阅久远以前的帖子,九妮兄满怀深爱的写老母亲;《打工日记》真是在打工的苦日子里苦中作乐的抒怀,诙谐的语言,真挚的情感,给乡亲奉上一道精神大餐。后来的《乡情》,今年的《岭南记事》,是九哥的丰富阅历,有搅入自己感情的清茶,也有真情窖藏的烈酒,恢恢弘弘几大篇,那阵势可比铁岭白云签名售书,排场多了。 枯藤的《生活碎片》,偷闲老师的骑行游记,唐河岸边的追踪寻古,不论留下的是自己的生活方式,还是沉思珠贝,总之,都赋予真情实感,这份珍贵都寄放在了村庄。 其实这些,村长每年的工作报告中都写,我写出来,没有村长站的高度,没有村长眼界的全面,但,我在告诉村庄,不止我们几个,还有许多乡亲,都把自己珍视的、甚至是隐秘的、真挚的情感倾泻在了这篇无形的热土。 伟人缔造了中国,村长缔造了大河村,这句话,不夸张、不调侃。真的一砖一瓦不容易,吃亏歌里有一句歌颂村长的话:当干部就应该能吃亏。村长,对这个村有多热爱,你就要有多少付出,我这三言两语太有限了,大量优美文字、美丽的图片,还有那和文章相匹配的题图都在告诉大家. 大家都把感情浇灌在大河村了。 乡里乡亲在这个网络村庄相处十几年了,十几年的积累沉淀,和村舍整齐、绿树环绕的真是村子一样,形成长幼有序,信任实诚的民风。 在村长那里,自然而然叫阿祥哥,我们这一巴掌如风清、潘姐都叫阿祥叔,下一代如如果在村里见了,就该叫阿祥爷爷了。村里这一群姑娘,在门口也都是谦谦有礼的,九哥、耕农兄,也都是先称呼,后搭话。 记得儿时的小村子,村长是相当有威望,总喜欢在饭时儿,背着手,不苟言笑的在饭场穿过,有人打招呼了,点一下头,左邻右舍有小辈不听话了,村长去呵斥两句。咱村的村长,也相当有那时的遗风。前几天,耕农在饭场说起自己的儿子,儿子是个听话的儿子,还要说是耕农使不住儿子,村长语重心长、引经据典、由己推人,说得孩子频频称是,耕农在一边,好大一会都木吭声,看着村长是怎样驯服这小马驹的。 达君是开飞机的,村长是个好捏影的热粘泥,前几天,在饭场三拍两拍,就和村长商量好,带村长去航拍哩,达君出发了,村长两天没在村里露面,大家看头顶有飞机飞过,都下意识的抬头看看,有木有村长胳膊伸到飞机外面在捏影,一会儿,村长又从村头晃回来了,说是去公社开计划生育会了。 村子里九哥是珠宝商,一到村头就像过去找头发换针的货郎来了一样,呼啦都围了一圈人,有问玉石的,有问原石的,有问蜜蜡、沉香的。说真的,在手机上,一遇到账号、人民币等字眼,网络都会跳出提醒,提示注意,但如果我真看上一块蜜蜡,就会毫不怀疑的把钱交给九哥,央他带一块,人民币面前的信任才是坚挺的信任,九哥一定不会榷我们的。 青苔老兄是村里的财主,在坡镇做大买卖,据说一只蚊子都卖好几千,前几天回来了,刚好我一位同学是养蚊子的,蚊子养哩也怪好,一眼都能看出公母,但就是在村里,销路不好,木考虑多少,就给青苔兄说了,青苔兄挤出和别人谈大买卖的时间,和虫妹子见了见。这就乡亲的信任,买自己人的蚊子,青苔兄一定不砍价、不欠账先尽虫妹子的收购,虫妹子一定给足数量再饶几只。 好久不回环绕抗日寨墙的村里了,但天天要来大河村转一圈,和留守村里的兄弟姊妹们打个招呼,忽然觉得,来村里不是遇见了谁,而是找回了自己,找回了过去,碰见故土大姐,问她:刷碗没,她说:各伽着撂案板上,忙里打卡上班哩。九哥好和耕农兄打诈子,黑灯瞎火,圪就那可镂饭也不耽误。刚一碰面还坡镇软语的青苔兄,一见村长就很快切换:一碗偶肉面都出谈了。这些刻在记忆哩的乡村哩语,是找回自己,找回过去的密码,如果不回记忆里的村庄,就回这里,一定能出出谈谈的呱嗒往事,找回自己。 网络的时代,能逛的页面太多了,我常常问自己,为啥一直守望这里?做大官的村长在守望,开飞机的达君在守望,泼墨的耕农在守望,做珠宝的九哥在守望,做大买卖的青苔兄在守望,我在守望,潘大姐、故土大姐在在守望,风清妹妹在守望,守望和守望不一样,经历有多少,望星儿有多大,像冰妹子这厨房到客厅的阅历,这里比客厅到厨房那地界更能让我安静和愉悦。像村长、像其他几位在江湖齐码漂的兄弟,这里肯定有比官宦、珠宝、买卖、飞机、墨汁更有望星儿的古经儿,更值得守望。 亦真亦幻的写这么多,回头看看尽是没用的话,村头摆着哩,我絮叨着是把村子比虎画成猫了。但不写,谁知道小村庄在冰妹子心中的分量呢?谁知道冰妹子对小村庄的感谢呢: 感谢村长这么年对村里建设的呕心沥血,原来担心人的毅力是有极限的,怕村长那天把小村子关闭了咋办?前几天,在饭场斗胆问了村长,村长说了:为什么会关啊?除非我猫提了。村长,为了你能不猫提,祈祷村子长命百岁。 感谢左邻右舍的兄弟姊妹,十几年的饭场呱嗒,让我体会村子里的人情温暖。 感谢在村长领导下,五好社员们积极支持的大河村-----值得我安心守望的心灵故园。

衢州职业装订制

莱芜定制西装

调兵山西装制作

安宁工作服定制